战国策战国策·魏策一_全文_翻译 - 查字典诗词网

  原文:陈轸为秦使于齐,过魏,求见犀首。犀首谢陈轸。陈轸曰:“轸之所以来者,事也。公不见轸,轸且行,不得待异日矣。”犀首乃见之。陈轸曰:“公乎?何为饮食而无事?无事必来。”犀首曰:“衍不肖,不克不及得事焉,何敢?”陈轸曰:“请移全国之事于公。”犀首曰:“何如?”陈轸曰:“魏王使李从以车百乘使于楚,公能够居此中而疑之。公谓魏王曰:‘臣取燕、赵故矣,数令人召臣也,曰无事必来。今臣无事,请谒而往。无久,旬、五之期。’王必无辞以止公。公得行,因自言于廷曰:‘臣急使燕、赵,急约车为行具。’”犀首曰:“诺。”谒魏王,王许之,即明言使燕、赵。

  魏王说:“公叔莫非不是一位的吗?他既为我打败了强敌,又不健忘贤者吴起的儿女,不藏匿强人巴宁、爨襄的功勋,为什么不克不及够给公叔添加赏赐呢?”因而又给了公叔痤田四十万,加上以前的一百万,为一百四十万。因而《》说:“不为本人积储,诚心诚意为他人干事,本人获得的也就愈多;赐与他人的愈多,本人也就愈加富有。”公叔痤算得上是如许的人了。

  原文:张仪欲以魏合于秦、韩而攻齐、楚。惠施欲以魏合于齐、楚以案兵。人多为张子于王所。惠子谓王曰:“小事也,谓可者谓不成者正半,况大事乎?以魏合于秦、韩而攻齐、楚,大事也,而王之群臣皆认为可。不知是其可也,如是其明耶?而群臣之知术也,如是其同耶?是其可也,未如是其明也,而群臣之知术也,又非皆同也,是有其半塞也。所谓劫从者,失其半者也。”

  “我传闻,越王勾践靠了三千残兵败将,终究正在干遂俘虏了吴王夫差;周武王凭士车三千人,和车三百辆,正在牧野斩了殷纣王的头。这莫非是由于士卒浩繁吗?实正在是由于他们可以或许振做士气,阐扬其能力的来由。现正在我传闻,大王的军力;有精锐部队二十余万,通俗士卒二十万,敢死队二十万,杂役十万,和车六百辆,和马五千匹。这些远远跨越了越王勾践和周武王。现正在您却被群臣的从意所,要臣服于秦国。要臣服于秦国,就必需割地,拿呈现实步履;所以,还没有出兵,国度却已吃亏了。大凡从意投靠秦国的人,都是一些,不是。做为人臣,割取国君的地盘去和外国,窃取一时的功勋,而掉臂其后果,丧失国度的地盘,而成绩本人一时的功勋;对外依托强秦的力量,对内其国君,要求割让地盘。但愿大王对此要细心加以调查啊。

  :公孙衍为魏国上将,和魏相田繻关系欠好。魏臣季子为公孙衍对魏王说:“大王莫非不领会由耕牛驾辕,而用千里马拉长套吗?(如许),连一百步也走不到。现正在大王认为公孙衍可出任上将,所以就任用他,然而您又相国的从见,这是让耕牛驾辕而让千里马拉长套的法子啊!即便牛、马都精疲力竭了,也不克不及干好,(将相不和,如许下去),大王的国度必定要遭到了!但愿大王慎沉考虑。”

  魏王说:“我太笨笨,以前的策略错了。我情愿做秦国东方的藩臣,给秦王建筑行宫,接管秦国的封赏,春秋两季贡献祭品,并献上河外的地盘。”

  原文:魏王将相张仪,犀首弗利,故令人谓韩公叔曰:“张仪以合秦、魏矣。其言曰:‘魏攻南阳,秦攻三川,韩氏必亡。’且魏王所以贵张子者,欲得地,则韩之南阳举矣。子盍少委焉,认为衍功,则秦、魏之交可废矣。如斯,则魏必图秦而弃仪,收韩而相衍。”公叔认为信,因此委之,犀首认为功,果相魏。

  “《周书》曰:‘绵绵不停,缦缦何如?毫毛不拔,将成斧柯。前虑不定,后有大患。将奈之何?’大王诚能听臣,六国从亲,分心并力,则必无强秦之患。故敝邑赵王使青鸟使献笨计,奉明约,正在大王诏之。”魏王曰:“寡人不肖,未尝得闻明教。今从君以赵王之诏诏之,敬以国从。”

  :齐魏两国结盟配合进攻楚国,魏国派董庆去齐国质。随后,楚国进攻齐国,大北齐国,而魏国不去救援。齐相田婴大怒。预备杀掉魏国派来的人质董庆。旰夷 为董庆对田婴说:“楚国进攻齐国,不敢深切,是由于魏国要让楚国深切齐境,然后再从后面去截击它。现正在杀了董庆,那就公开告诉楚国,齐国和魏国隔离了关系。魏国因而,就取楚国结合,齐国处境必然。您不如卑沉董庆,以此向魏国暗示敌对,而使楚国迷惑。”

  :齐闵王将要正在卫见燕国、赵国、楚国的相国,预备相约魏国。魏王很惊骇,害怕他们谋划进攻魏国,把这件事告诉了公孙衍。公孙衍说:“大王给臣下百金,臣下请他们的合约。”魏王给他预备车辆,拆载百金。公孙衍商定好齐王达到卫国的日期,先率车五十辆达到卫国暗里会见齐国人,给齐国的使者百金,请求先参见齐王,于是见到了齐王。因为坐了很长时间,不紧不慢地闲谈,那三个国度的相国就发生了仇恨。对齐王说:“大王同我们三国相约魏国,魏国派公孙衍来出使,今天您长时间同他扳谈,这是大王谋划我们三国呀。”齐王说:“魏王传闻寡人来到卫国,派公孙先生慰劳寡人,寡人没有同他密谈。”三个国度的相国不相信齐王的结合,结合的事就被了。

  “且夫秦之所欲弱莫如楚,而能弱楚者莫若魏。楚虽有富大之名,其实;其卒虽众,多言而轻走,易北,不敢坚和。魏之兵南面而伐,胜楚必矣。夫亏楚而益魏,攻楚而适秦,内嫁祸安国,此善事也。大王不听臣,秦甲出而东,虽欲事秦而不成得也。

  :张仪想兼任秦、魏两国的相国,就对魏王说:“我若是要求秦国出兵攻韩国的三川,大王乘机篡夺南阳,那末韩国必定。史厌为张仪对昭说:“您为何不借楚国之力帮帮张仪,要求魏国录用他为相国,韩国害怕本人被,必定会倒向楚国。张仪兼任秦、魏两国的相国,那末,您也必然会兼任楚、韩两国的相国。”

  原文:张仪走之魏,魏将送之。张丑谏于王,欲勿内,不得于王。张丑退,复谏于王曰:“王亦闻老妾事其从妇者乎?子长色衰,沉家罢了。今臣之事王,若老妾之事其从妇者。”魏王因不纳张仪。

  原文:齐、魏约而伐楚,魏以董庆为质于齐。楚攻齐,大北之,而魏弗救。田婴怒,将杀董庆。旰夷为董庆谓田婴曰:“楚攻齐,大北之,而不敢深切者,以魏为将内之于齐而击其后。今杀董庆,是示楚无魏也。魏怒合于楚,齐必危矣。不如贵董庆以善魏,而疑之于楚也。”

  公叔痤死,公孙鞅闻之,已葬,西之秦,孝公受而用之。秦果日以强,魏日以削。此非公叔之悖也,惠王之悖也。悖者之患,固以不悖者为悖。

  原文:徐州之役,犀首谓梁王曰:“何不阳取齐而阴结于楚?二国恃王,齐、楚必和。齐打败楚,而取乘之,必取方城之外;楚打败齐败,而取乘之,是太子之仇报矣。”

  :魏国预备录用张仪为相国,犀首认为对本人晦气,因此派人对韩国的相国韩公叔说:“张仪已结合秦、魏两国,他为两国结盟之事说:‘若魏国进攻南阳,秦国进攻三川,韩国必定。’且魏王沉用张仪是想要获得地盘,那末韩国的南阳就要被魏国占领了。您为何不把南阳割给魏国,做为公孙衍的功绩。如许,秦、魏两国的就可烧毁了,如许,魏国必然图谋秦国取之绝交,丢弃张仪,并取韩国结合,录用公孙衍为相国。”公叔信以,于是割给魏国南阳,做为犀首的功勋,犀首公然被魏国录用为相国。

  :张仪告诉韩相公仲,让他以韩国蒙受为来由,请求魏国给以援帮,让饥平易近去接近河外之地就食,魏王害怕了,就问张仪,张仪说:“秦国想齐国,韩国想进攻南阳,秦、韩两国结合进攻南阳,没有此外缘由。并且他们按照大王能否加入接见会面,来猜测大王的立场,大王若是不加入接见会面,那末秦、韩两国对大王的猜测就能够必定了。”于是魏王就加入了接见会面,秦、韩两国愈加相信,也宽心了魏国的忧心,解救了赵国的被困,了楚国派到萆下的使者。进攻齐国的步履于是就失败了。

  原文:张子仪以秦相魏,齐、楚怒而欲攻魏。雍沮谓张子曰:“魏之所以相公者,以公相则国度安,而苍生无患。今公相而魏受兵,是魏计过也。齐、楚攻魏,公必危矣。”张子曰:“然则何如?”雍沮曰:“请令齐、楚解攻。”雍沮谓齐、楚之君曰:“王亦闻张仪之约秦王乎?曰:‘王若相仪于魏,齐、楚恶仪,必攻魏。魏和而胜,是齐、楚之兵折,而仪固得魏矣;若不堪魏,魏必多秦以持其国,必割地以赂王。若欲复攻,其敝不脚以应秦。’此仪之所以取秦王阴相结也。今仪相魏而攻之,是使仪之计当取秦也,非所以穷仪之道也。”齐、楚之王曰:“善。”乃遽解攻于魏。

  :张仪筹算陈轸,要魏王邀陈轸来做相国,他来了,就把他起来。陈轸预备出发,他的儿子陈应他父亲前往,说:“谋事要深,不成不慎审啊!”郑强分开秦国,正在楚国要陈应对他父亲说:“魏国想取楚、齐两国断交,必定会隆沉地驱逐您。楚国对您欠好,本来就想要您分开楚国的人,必然会劝楚王多给您车辆,您去宋国,应半途称病,不要再走了,并派人对齐王说:‘魏王之所以驱逐我,是由于他预备取齐、楚两国绝交。

  原文:公孙衍为魏将,取其相田繻不善。季子为衍谓梁王曰:“王独不见夫服牛骖骥乎?不克不及够行百步。今王以衍为可使将,故用之也;而听相之计,是服牛骖骥也。牛马俱死,而不克不及成其功,王之国必伤矣!愿王察之。”

  :正在齐、楚徐州之和时,犀首对魏王说:“为何不公开取齐国结合,而黑暗取楚邦交友呢?齐、楚依仗大王的帮帮,两国必然开和。齐国打败了楚国,您就和齐国配合乘楚国和胜怠倦之机,拥有楚国方城以外之地;楚国打败了齐国,您就和楚国配合乘齐国和胜怠倦之机攻齐,那末魏太子申之仇就能够报了。”

  :魏相公叔痤病了,魏惠王去探问他,说:“公叔病了,若是有什么倒霉,可怎样办呢?”公叔痤回覆说:“我手下有一个御庶子公孙鞅,但愿大王就把交给他吧。若是您不情愿交给他,就别让他分开魏国。”惠王没有吭声,出来就对摆布的大臣说:“莫非不成悲吗!凭公叔如许贤达的人,却让我把交给孙鞅,这不太糊涂了吗?”

  :秦军打败了东周,和魏军和于伊阙,杀了魏将犀武,秦军乘胜留驻正在伊阙。魏王派公孙衍到秦国,低声下气地承诺割地,要求讲和。有报酬魏人窦屡对魏王说:“我不晓得公孙衍承诺给秦国割几多地盘,可是我能够只给秦国割公孙衍所割地盘的一半,就能让秦国取大王讲和。”魏王说:“怎样办呢?”这人回覆说:“大王不如封赏窦屡关内侯,让他去赵国,使赵王看沉此次赵国之行,给窦屡以优厚的待遇,同时:“传闻东周和魏国已让窦屡割魏地给赵国奉阳君,而于秦国。’、窦屡、奉阳君取穰候是令人切齿的敌人。现正在进行议和的是窦屡,掌管割地的是奉阳君,太后担忧这些事不是由穰侯办成的,想从中,所以太后会以少割地为前提要求秦王取东周和魏国讲和。”

  吴起回覆说:“河山形势,实正在不克不及依托,而霸、王的功业并非由此发生的啊。畴前三苗所居之地,左有鄱阳湖,左有洞庭湖,文山正在其南,衡山正在其北;依托如许险峻的形势,国度却管理得欠好,成果禹王把他覆灭了。夏桀的都城,左有天门,左有天谿,庐睾两山正在北,伊、洛二水正在南;有如许的形势,可是国度管理得欠好,成果商汤王把它覆灭了。殷纣的都城,左有孟门险隘,左有漳、釜二水,前有黄河环抱,后有太行遮盖;有如许的形势,可是国度管理得欠好,成果周武王把它覆灭了。并且君王亲身和我打败仇敌,攻下敌城,仇敌的城墙并非不高,人平易近并非不多啊,可是我们可以或许兼并他们,就是由于敌国的来由。由此看来,依托地形,怎样可以或许成绩霸王的功业呢?”

  :知伯向魏桓子索要地盘,魏桓子不给。大臣任章问:“为什么不给?”魏桓子回覆说:“他无缘无故索要我们的国土,所以不给。”任章说:“无缘无故索要我们的国土,知伯的邻国必然会很害怕。对别国国土贪得无厌,诸侯必然会很担心。您给知伯地盘,他就必定骄傲,骄傲了就必定轻敌;而邻国一害怕,就会相互友好。用相互友好的戎行去抵御轻敌的国度,能够预见,知伯的命不会长了。《周书》上说:‘想要让他失败,必需暂且去辅帮他;想要从他那里有所获取,必需暂且先给他什么。’您不如割给他地盘,使知伯骄傲。您为什么放弃让诸侯配合图谋知伯的做法,恰恰要我国蒙受知伯的进攻呢?”魏桓子说:“好。”于是送给知伯一个万家的都邑。知伯大为欢快。又向赵国索要蔺、皋梁二地,赵国不给,知伯就晋阳。这时,韩、魏联军正在晋阳城外,赵国正在城内策应,知伯终究。

  :张仪逃至魏国,魏王预备驱逐他。张丑劝阻魏王,想让魏王不要采取张仪。魏王不听,张丑只得退下。张丑又劝阻魏王,说:“大王可曾传闻老妾从父的事吗?当她大哥色衰后,只好二心为家了。我现正在大王就象老妾从父一样,二心为国。”魏王听后于是没有采取张仪。

  再说诸侯组织合纵和线,说是为了使安靖,君贵,军力强大,名声显赫。现正在合纵的国度想要结合诸侯,结为兄弟,正在洹水之滨宰杀白马,沥血以誓,以示坚取信约。然而统一父母所生的亲兄弟,尚且还有抢夺财帛的。而您却想依托欺诈、朝四暮三的苏秦所残留的计策,这较着不成能成功。若是大王不臣服于秦国,秦国将出兵进攻河外,占领卷、衍、南燕、酸枣等地,卫国篡夺晋阳,那么赵国就不克不及南下援助魏国;赵国不克不及南下,那么魏国也就不克不及北上结合赵国;魏国不克不及联络赵国,那么合纵的通道就隔离了。合纵的通道一断,那么大王的国度再想不就不成能了。再有,秦国若是劫持韩国来攻打魏国,韩国迫于秦国的压力,必然不敢不。秦韩结为一体,那魏国之期就不远了,这就是我为大王担忧的缘由。我替大王考虑,不如归顺秦国,归顺了秦国,那么楚韩必定不敢轻举妄动;没了楚韩的,大王就能够安枕无忧了,国度也必然不会有忧患了。

  :张仪从秦国去魏国任相国,齐、楚两国不满,想去进攻魏国。魏人雍沮对张仪说:“魏国录用您为相国,是由于您担任相国,魏国就能平和平静,苍生就无祸害,现正在您任魏相,而魏国却遭到进攻,这是魏国考虑错了,若是齐、楚两国进攻魏国,您必定。”张仪说:“这可怎样办呢?”雍沮说:“让我去要齐、楚两国放弃进攻魏国。”雍沮对齐、楚的国君说:“大王可传闻张仪和秦王结有吗?”张仪说:“大王若是让我出任魏国的相国,齐、楚两国悔恨我,必会进攻魏国。魏国若是能打败齐、楚,则齐、楚两国军力减弱,我就必能正在魏国遭到沉用;若是不克不及打败齐、楚,魏国必然投靠秦国,才能保全他的国度,它必然会割地给大王。这时若是再进攻齐、楚,他们将十分怠倦,不克不及对于秦国。’这就是张仪和秦武王奥秘的缘由。现正在张仪出任魏国的相国,您去进攻魏国,这是让张仪的策略正在秦国获得实现,而不是困厄张仪的法子啊。”齐、楚的国君(齐宣王、楚怀王)说:“好。”于是就放弃了进攻魏国。

  :魏国派公孙衍去秦国乞降,綦母恢指导公孙衍说:“不要多割地。”又说:“若是乞降成功,因秦国注沉魏国的乞降,必取魏王接见会面;若是乞降不成功,那末当前必定不克不及使魏国取泰国结合了。”

  “大王不事秦,秦下兵攻河外,拔卷、衍、燕、酸枣,劫卫取晋阳,则赵不南;赵不南则魏不北,魏不北,则从道绝。从道绝,则大王之国欲求无危,不成得也。秦挟韩而攻魏,韩劫于秦,不敢不听。秦、韩为一国,魏之亡可立而须也,此臣之所认为大王患也。为大王计,莫如事秦,事秦则楚、韩必不敢动;无楚、韩之患,则大王无忧无虑,国必无忧矣。

  原文:张仪欲并相秦、魏,故谓魏王曰:“仪请以秦攻三川,王以其间约南阳,韩氏亡。”史厌谓赵献曰:“公何不以楚佐仪求相之于魏,韩恐亡,必南走楚。仪兼相秦、魏,则公亦必并相楚、韩也。”

  公叔痤死了,公孙鞅传闻后,就逃跑了,向西去到秦国,秦孝公欢迎了他,而且任用了他。秦国公然慢慢强盛起来,魏国慢慢虚弱下去。这不是公叔糊涂,而是惠王糊涂啊!糊涂人的,本来就是把不糊涂的人当做糊涂人形成的啊!

  :乐羊做魏国的将领攻打中山国。他的儿子就正在中山国,中山国的国君把他的儿子煮了,还把肉羹送给乐羊。乐羊坐正在大帐下喝儿子的肉羹,喝尽了一杯。魏文侯对睹师赞说:“乐羊的由于我的来由,吃了本人儿子的肉。”睹师赞回覆说:“他儿子的肉尚且能吃,还有谁的肉不克不及吃呢!”乐羊攻下中山国,魏文侯赏了他的攻劳,却思疑他的忠心。

  原文:魏武侯取诸医生浮于西河,称曰:“河山之险,岂不亦信固哉!”王钟侍王,曰:“此晋国之所以强也。若善修之,则霸王之业具矣。”吴起对曰:“吾君之言,危国之道也;而子又附之,是危也。”武侯忿然曰:“子之言有说乎?”

  原文:齐王将见燕、赵、楚之相于卫,约外魏。魏王惧,恐其谋伐魏也,告公孙衍。公孙衍曰:“王取臣百金,臣请败之。”王为约车,载百金。犀首期齐王至之曰,先以车五十乘至卫间齐,行以百金以请先见齐王,乃得见。因久坐安,从容谈三国之相怨。谓齐王曰:“王取三国约外魏,魏使公孙衍来,今久取之谈,是王谋三国也也。”齐王曰:“魏王闻寡人来,使公孙子劳寡人,寡人无取之语也。”三国之不相信齐王之遇,遇事遂败。

  :西门豹出任邺令,向魏文侯辞行。魏文侯说:“你去吧,必然使你成功、成名。”西门豹说:“请问成功、成名也无方法吗?”文侯说:“无方法:对乡邑中的老年人,就先让他们承办诉讼之事;入境的人,就礼聘德才兼备的卑他们为教员;对那些爱好别人长处、别人错误谬误的人,要按照现实进行调查。事物老是貌同实异的;莠草的长苗象禾苗,黧牛的毛色象山君,白骨恰似象牙,武夫恰似玉石。这些都是所谓貌同实异的事物啊!”

  原文:苏子为赵合从,说魏王曰:“大王之地,南有鸿沟、陈、汝南,有许、鄢、昆阳、邵陵、舞阳、新郪;东有淮、颖、沂、黄、煮枣、海盐、无疏;西有长城之界;北有河外、卷、衍、燕、酸枣,处所千里。地名虽小,然而庐田庑舍,曾无所刍牧牛马之地。人平易近之众,车马之多,日夜行不休已,无以异于全军之众。臣窃料之,大王之国不下于楚。然横人谋王,交际强虎狼之秦,以侵全国,卒有国患,不被其祸。夫挟强秦之势,以内劫其从,罪无过此者。且魏,全国之强国也;大王,全国之贤从也。今乃成心西面而事秦,称东藩,建帝宫,受冠带,祠春

  原文:魏文侯取田子方喝酒而称乐。文侯曰:“钟声不比乎,左高。”田子方笑。文侯曰:“奚笑?”子方曰:“臣闻之,君明则乐官,不明则乐音。今君审于声,臣恐君之聋于官也。”文侯曰:“善,敬闻命。”

  原文:张仪为秦连横,说魏王曰:“魏处所不至千里,卒不外三十万人。地四平,诸侯四通,条达辐凑,无出名山大川之阻。从郑至梁,不外百里;从陈至梁,二百余里。马驰人趋,不待倦而至梁。南取楚境,西取韩境,北取赵境,东取齐境,卒戍四方。守亭障者参列。粟粮漕庾,不下十万。魏之地势,故疆场也。魏南取楚而不取齐,则齐攻其东;东取齐而不取赵,则赵攻其北;不合于韩,则韩攻其西;不亲于楚,则楚攻其南。此所谓四分五裂之道也。

  原文:知伯索地于魏桓子,魏桓子弗予。任章曰:“何以弗予?”桓子曰:“无故索地,故弗予。”任章曰:“无故索地,邻国必恐;沉欲无厌,全国必惧。君予之地,知伯必憍。憍而轻敌,邻国惧而相亲。以相亲之兵,待轻敌之国,知氏之命不长矣!《周书》曰:‘将欲败之,必姑辅之;将欲取之,必姑取之。’君不如取之,以骄知伯。君何释以全国图知氏,而独以吾国为知氏质乎?”君曰:“善。”乃取之万家之邑一。知伯大说,因索蔡、皋梁于赵,赵弗取,因围晋阳。韩、魏反于外,赵氏应之于内,知氏遂亡。

  :魏文侯取田子方一边喝酒,一边听演秦音乐。文侯说:“钟的声音不和协吧?左边的音有些高。”田子方笑了笑。文侯问:“笑什么?”田子方回覆说:“我传闻:‘贤明的国君则关怀政事,不贤明的国君则关怀音乐。现正在您对音乐很领会,我担忧您对政事一窍不通啊!”文侯说:“好,敬遵您的指教。”

  魏王说:“寡人无才无德,从来也没有听到过如许贤明的。现正在您以赵王的旨意来我,我完全同意加入合纵联盟。

  诸侯派往别国的人员听到这一动静,都派人告诉他们的君王,说:“李从率车百辆出使楚国,犀首又率车三十辆出使燕、赵两国。”齐王传闻后,担忧取魏国敌对落正在别人后面,于是把国是交给犀首,犀首接管了齐国的委托。但魏王没有让犀首出使。燕、赵两国传闻后,也都以国是交托给犀。楚王得知后说:“李从和我约盟。现正在燕、齐、赵三都城把国是交托给犀首,犀首必定但愿我也把楚国大事交托给他,我就这么办吧。”于是他撕毁了和李从订的,而把楚国大事交托给犀首。魏惠王说:“我之所以不派犀首出使的缘由,是认为他不克不及胜任。现正在四都城把交托给他,我也就把托咐给他吧。”犀首于是掌管了五国合从联盟之事,而且恢复了他正在魏国的相位。

  原文:韩、赵相难。韩索兵于魏曰:“愿得借师以伐赵。”魏文侯曰:“寡人取赵兄弟,不敢从。”赵又索兵以攻韩,文侯曰:“寡人取韩兄弟,不敢从。”二国不得兵,怒而反。已乃知文侯以构取己也,皆朝魏。

  原文:楚许魏六城,取之伐齐而存燕。张仪欲败之,谓魏王曰:“齐畏三国之合也,必反燕地以下楚,楚、赵必听之,而不取魏六城。是王失谋于楚、赵,而结怨于齐、秦也。齐遂伐赵,取乘丘,收侵地,虚、顿丘危。楚破南阳九夷,内沛,许、鄢陵危。王之所得者,新不雅也。而道涂宋、卫为制,事败为赵驱,事成功县宋、卫。”魏王弗听也。

  :张仪正在魏惠王前陈轸,说:“陈轸对楚国很好,他一个劲地为楚国争取地皮。”左华对陈轸说:“张仪遭到魏王的虐待,魏王很器沉他,您即便唇焦舌敝,魏惠王也不会听您的,您不如借帮于张仪您的话做为话柄,还能够前往楚国。”陈轸说:“好。”于是就派人先把张仪的那番话告诉给楚王。”

  “且夫诸侯之为从者,以安、卑从、强兵、显名也。合从者,一全国,约为兄弟,刑白马以盟于洹水之上,以相坚也。夫亲昆弟,同父母,另有争财帛。而欲恃诈伪反覆苏秦之余谋,其不克不及够成亦明矣。

  “臣闻越王勾践以散卒三千,禽夫差于干遂;武王卒三千人,革车三百乘,斩纣于牧之野。岂其士卒众哉?诚能振其威也。今窃闻大王之卒,武力二十余万,苍头二万万,奋击二十万,厮徒十万,车六百乘,骑五千匹。此其过越王勾践、武王远矣。今乃于辟臣之说,而欲臣事秦。夫事秦必割地效质,故兵未用而国已亏矣。凡群臣之言事秦者,皆,非也。夫为人臣,割其从之地以求交际,盗取一旦之功而掉臂其后,破公家而成私门,外挟强秦之势以内劫其从,以求割地,愿大王之熟察之也。

  :陈轸为秦国出使齐国,颠末魏国,要求会见犀首。犀首陈轸,陈轸说:“我来这里是有事的,您不见我,我就要走了。等不到当前了。”于是犀首会见了陈轸,陈轸说:“您厌恶干事吗?为什么有吃有喝而没有事做呢?”犀首说:“我没有前程,不成能找到事做啊,怎样敢厌恶干事呢?”陈轸说:“请答应我把诸侯的国是交给您。”犀首说:“怎样办?”陈轸说:“魏惠王派李从配备了百辆马车出使楚国,您能够从中使诸侯思疑魏国,您对魏王说:‘我和燕、赵两国是旧友,他们好几回派人邀我去,说:“您若是没事,必然得来。”现正在我没事,我想告假去燕、赵两国,时间不会长,只需十五天。’魏王必定没有托言来您。您如果能去,就正在之中公开提出:‘我顿时要出使燕、赵两国,赶紧给我预备车马及出使的器具。’”犀首说:“行。”他便去参见魏惠王,魏惠王承诺了他,于是犀首公开要出使燕、赵。

  原文:西门豹为邺令,而辞乎魏文侯。文侯曰:“子往矣,必就子之功,而成子之名。”西门豹曰:“敢问就功成名,亦有术乎?”文侯曰:“有之。夫乡邑老者而先受坐之士,子入而问其贤良之士而师事之,求其好掩人之美而扬人之丑者而参验之。夫物多相类而非也,幽莠之长也似禾,骊牛之黄也似虎,白骨疑象,武夫类玉,此皆似之而非者也。”

  原文:张仪告公仲,令以饥故,赏韩王以近河外。魏王惧,问张子。张子曰:“秦欲救齐,韩欲攻南阳,秦、韩合而欲攻南阳,无异也。且以遇卜王,王不遇秦,韩之卜也决矣。”魏王遂尚遇秦,信韩、广魏、救赵,尺楚人,遽于萆下。伐齐之事遂败。

  原文:乐羊为魏将而攻中山。其子正在中山,中山之君烹其子而遗之羹,乐羊坐于幕下而啜之,尽一盃。文侯谓睹师赞曰:“乐羊以我之故,食其子之肉。”赞对曰:“其子之肉尚食之,其谁不食!”乐羊既罢中山,文侯赏其功而疑其心。

  原文:魏令公孙衍请和于秦,綦母恢教之语曰:“无多割。曰,和成,固有秦沉和,以取王遇;和不成,则后必莫能以魏合于秦者矣。”

  原文:文侯取虞人期猎。是日,喝酒乐,天雨。文侯将出,摆布曰:“今日喝酒乐,天又雨,公将焉之?”文侯曰:“吾取虞人期猎,虽乐,岂可纷歧会期哉!”乃往,身自罢之。魏于是乎始强。

  :魏文侯和怨囿的小吏约会去打猎。到了商定的那一天,喝酒很欢快时,全国雨了。魏文侯预备出发,摆布侍臣说:“今天喝酒很欢快时,天又下雨,君王您要到哪里去呀?”文侯说:“我和怨囿的小吏约好今天去打猎,虽然现正在很欢快,哪能不赴约呢?他仍是去了,为此文侯身子弄得很疲倦。魏国因而起头强盛。

  惠施对魏王说:“一桩小事,同意的人和分歧意的人尚且各占一半,况且是大事呢?从意魏国结合秦、韩两国,去进攻齐、楚,这是大事,大王的群臣都认为能够。到底不晓得这实的是显而易见完全能够的呢?仍是群臣的智谋竟如斯完全分歧呢?到底不晓得这实的不是显而易见完全能够的呢?仍是群臣的智谋竟如斯完全相反呢?如许,有一半人的看法都听不到,就是所谓偏听偏信,则能够失国啊!”

  :苏秦被正在魏国,他想逃到齐国去,魏军守住各个关口,不让他通过。齐国派苏厉为他对魏王说:“齐国请求把宋地封给秦国泾阳君,可是秦国不接管。秦国并不是看不出取齐国敌对又能够获得宋地,可是它不接管的缘由,是不相信齐王和苏秦。现正在秦国见到齐、魏两国不和谐致如斯严沉,那末齐国必定不会秦国,秦国也会相信齐国。齐、秦两国结合,泾阳君又具有宋地,这对魏国绝非有益的形势。所以大王不如让苏秦仍然回到齐国去,如许,秦国必然会思疑齐国取魏国有联盟关系,而不相信齐国。齐、秦两国结合不成,诸侯的关系又没有变化,这时大攻若是成功,则能够扩大魏国的国土。”

  原文:魏公叔痤病,惠王往问之。曰:“公叔病,即不成讳,将何如?”公叔痤对曰:“痤有御庶子公孙鞅,愿王以国是听之也。为弗能听,勿使出竟。”王弗应,出而谓摆布曰:“岂不悲哉!以公叔之贤,而谓寡人必以国是听鞅,不亦悖乎!”

  “《周书》上说:‘萌芽时不除掉,长大了就难以覆灭;细微时不拔掉,长大了就得用斧钺。’事前不该机立断,过后必有大祸,这将怎样办呢?大王若是能我的,六国结成合纵敌对联盟,齐心合力,那就不会有强秦的。所以敝国赵王特派我来献上笨计,遵奉,任凭大王决定。”

  原文:张仪欲穷陈轸,令魏王召而相之,来将悟之。将行,其子陈应止其公之行,曰 :“物之湛者,不成不察也。郑强出秦曰,应为知。夫魏欲绝楚、齐,必沉送公。郢中不善公者,欲公之去也,必劝王多公之车。公至宋,道称疾而毋行,使人谓齐王曰‘魏之所以送我者,欲以绝齐、楚也。”

  :韩、赵两国开和。韩国向魏国求援兵,说:“但愿能借兵给我去进攻赵国。魏文侯说:“我和赵国是兄弟之国,不克不及从命。”赵国又向魏国请求援兵,去进攻韩国,魏文侯说:“我和韩国是兄弟之国,不克不及从命。”韩、赵两都城没有借到援兵,都很生气地前往本国。当前才晓得魏国取本人是盟国,做了息争工做,他们便都去朝拜魏文侯。

  :张仪为秦国连横之事,去逛说魏襄王说:“魏国的国土方圆不到一千里,士兵不跨越三十万人。四周地势平展,取四方诸侯交通便当,犹如车轮辐条都集聚正在车轴上一般,更没有高山深川的阻隔。从郑国到魏国,不外百来里;从陈国到魏国,也只要二百余里。人奔马跑,等不到疲倦就到了魏国。南边取楚邦交界,西边是韩国,北边是赵国,东边取齐国相邻,魏国士兵要四方鸿沟。守境的小亭和樊篱接连陈列。运粮的河流和储米的粮仓,不少于十万。魏国的地势,本来就是适合做和的处所。若是魏国向南亲近楚国而不亲近齐国,那齐国就会进攻你们的东面;向东亲附齐国而不亲附赵国,那赵国就会由北面来进攻你们;不和韩国结合,那么韩国就会攻打你们西面;不和楚国亲善,那南面就会了。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四分五裂的地舆。

  齐王说:“您万万不要到魏国去,来见寡人吧,我必然封赏您。”于是他用已经驱逐鲁侯用过的车子去驱逐陈轸。

  再说,秦国想要减弱的莫过于楚国,而能楚国的又莫不外魏国。楚国虽然有富脚强大的名声,但现实上得很;它的士兵虽然多,但大部门容易逃跑败退,不敢打硬仗;若是出动魏队向南,必定能打败楚国。如许看来,让楚国吃亏而魏国获得益处,攻打楚国取悦秦国,把给别人,安靖国度,这可是件大功德啊。大王若是不听我的看法,秦兵出动,即便想归顺也不成能了。并且从意合纵的都强调其辞、不成相信,他们逛说一个君从,出来就乘坐阿谁君从赏赐给他的车子,结合一个诸侯成功前往故国,他就有了封侯的本钱。所以全国逛说之士,没有不每天都捏动手腕,瞪着眼睛,地高谈阔论合纵的益处,以博得君王的欢心。君王们接管他们的巧辩,被他们的废话牵动,怎能不头昏目眩呢?我传闻羽毛多了也能够压沉船只,轻的工具拆多了也能够压断车轴,如出一口脚以熔化金属,所以请大王细心考虑这个问题。”

  :魏武侯取诸位医生搭船浪荡正在西河之上,武侯赞赏说:“河山形势如许,莫非不是实正很巩固了吗?”王钟陪坐正在旁,说:“这恰是魏国强盛的缘由,若是好好地修整,那末霸王之业就成了。”吴起回覆说:“我们国君的话,是把国度引向的道啊;而您又他,这就愈加了。”武侯怒容满面地说:“你这话有什么来由可说吗?”

  “且夫从人多奋辞而寡可托,说一诸侯之王,出而乘其车;约一国而反,成而封侯之基。是故全国之逛士,莫不日夜搤腕横眉切齿以言从之便,以说人从。人从览其辞,牵其说,恶得无眩哉?臣闻积羽沉舟,群轻折轴,众口铄金,故愿大王之熟计之也。”

  原文:魏公叔痤为魏将,而取韩、赵和浍北,禽乐祚。魏王说,送郊,以赏田百万禄之。公叔痤反走,再拜辞曰:“夫使士卒不崩,曲而不倚,挠拣而不辟者,此吴起余教也,臣不克不及为也。前脉形地之,决短长之备,使全军之士不者,巴宁、爨襄之力也。罚于前,使平易近昭然信之于后者,王之明法也。见敌之可也鼓之不敢疲乏者,臣也。王特为臣之左手不倦赏臣,何也?若以臣之有功,臣何力之有乎?”王曰:“善。”于是索吴起之后,赐之田二十万。巴宁、爨襄田各十万。

  原文:秦败东周,取魏和于伊阙,杀犀武。魏令公孙衍乘胜而留于境,请卑辞割地,以讲于秦。为窦屡谓魏王曰:“臣不知衍之所以听于秦之少多,然而臣能半衍之割,而令秦讲于王。”王曰 :“何如?”对曰:“王不若取窦屡关内侯,而令赵。王沉其行而厚奉之。因曰:‘闻周、魏令窦屡以割魏于奉阳君,而听秦矣。’夫、窦屡、奉阳君之取穰侯,贸首之仇也。今行和者,窦屡也;制割者,奉阳君也。太后恐其不因穰侯也,而欲败之,必以少割请合于王,而和于东周取魏也。”

  诸侯客闻之,皆使人告其王曰:“李从以车百乘使楚,犀首又以车三十乘使燕、赵。”齐王闻之,恐后全国得魏,以事属犀首,犀首受齐事。魏王止其行使。燕、赵闻之,亦以事属犀首。楚王闻之,曰:“李从约寡人,今燕、齐、赵皆以事因犀首,犀首必欲寡人,寡人欲之。”乃倍李从,而以事因犀首。魏王曰:“所以不使犀首者,认为不成。令四国属以事。寡人亦以事因焉。”犀首遂从全国之事,复相魏。

  :魏国公叔痤出任魏将,和韩、赵两国和于浍北,俘虏了赵将乐祚。魏王很欢快,到郊外去驱逐公叔痤,赐给他“赏田”百万做为爵禄。公叔痤暗示礼让,几回再三辞让,说:“使士卒不溃不散,强毅不平,的,这是吴起的影响啊,我是做不到的。事前视察领会复杂的地形,暗地里决定得失短长的安排放置,使三军将士不致的,这是巴宁、爨襄的功绩啊。订立奖惩轨制于前,使人平易近诚信恪守于后,这是君王定立了明白的律例啊。看见仇敌能够进攻,就伐鼓前进,不敢懒惰的,这是我的职责。大王只需为我不敢懒惰的手而赏赐我,就能够了,若是认为我有功,我又有什么功绩呢?”魏王说:“好。”于是我到吴起的后人,赏赐他田二十万;又赏赐巴宁,爨襄田各十万。

  吴起对曰:“河山之险,信不脚保也;是伯王之业,不从此也。昔者三苗之居,左彭蠡之波,左有洞庭之水,文山正在其南,而衡山正在其北。恃此险也,为政不善,而禹流放之。夫夏桀之国,左天门之阴,而左天溪之阳,庐、睪正在其北,伊、洛出其南。有此险也,然为政不善,而汤伐之。殷纣之国,左孟门而左漳、釜,前带河,后被山。有此险也,然为政不善,而武王伐之。且君亲从臣而胜降城,城非不高也,人平易近非不众也,然而可得并者,政恶故也。从是不雅之,地形,奚脚以霸王矣!”

  王曰:“公叔岂非哉!既为寡人胜强敌矣,又不遗贤者之后,不掩能士之迹,公叔何可无益乎?”故又取田四十万,加之百万之上,使百四十万。故《》曰:“无积,尽认为人,己愈有;既以取人,己愈多。”公叔当之矣。

  :张仪想以魏国结合秦、韩两国,去进攻齐国和楚国;惠施想以魏国结合齐、楚两国去匹敌秦、韩,以和平,大臣们正在魏王那里都同意张仪的从意。

  原文:张仪恶陈轸于魏王曰:“轸善事楚,为求壤地也甚力之。”左华谓陈轸曰:“仪长于魏王,魏王甚爱之。公虽百说之,犹不听也。公不如仪之言为资,而反于楚王。”陈轸曰:“善。”因使人先言于楚王。

  :苏秦为赵国组织合纵联盟,逛说魏王说:“大王的河山,南边有鸿沕、陈、汝南,又有许、鄢、昆阳、邵陵、午阳、新郪等地。东边有淮、颍水、沂、黄、煮枣、海盐、无疏等地,西边有长城为其鸿沟,北边有河外、卷、衍、燕、酸枣等地,河山方圆千里。处所的名气虽小,然而四处都是茅舍草舍,竟然连打草放牧牛马的处所没有几多。人平易近之多,车马之多,日日夜夜,来交往往,从不断歇,这和全军之众也差不了几多。我暗里估量,大王的国度,并不比楚国差。可是那些从意连横的人,给大王出谋献策,他们对交际结、的秦国,去诸侯,终究使魏国遭到,他们本人却平安无事。依托强秦的,对内本人的国君,他们的没有比这更大的了。并且,魏国是全国的强国 ,大王是全国的贤君啊。现正在竟然存心向西去投靠秦国,让魏国成为秦国东边的樊篱,还为秦王建筑行宫,接管秦国的轨制,春、

  原文:苏秦拘于魏,欲走而之韩,魏氏闭关而欠亨。齐使苏厉为之谓魏王曰:“齐请以宋地封泾阳君,而秦不受也。夫秦非晦气有齐而得宋地也,然其所以不受者,不信齐王取苏秦也。今秦见齐、魏之不合也,如斯其甚也,则齐必不欺秦,而秦信齐矣。齐、秦合而泾阳君有宋地,则非魏之利也。故王不如复东苏秦,秦必疑齐而不听也。夫齐、秦不合,全国无忧,伐齐成,则地广矣。”

  :楚国承诺给魏王六座城,和它一道进攻齐国,以保全燕国。张仪想楚、魏结合进攻齐国的打算,便对魏王说:“齐国害怕楚、魏、赵三国结合,必然会还给燕国的地盘,并谦和地看待楚、赵两国,楚、赵会同意,楚国就不会给魏国六座城。如许,大王对楚、赵两国失算,又对齐、秦两国结怨。齐国就会攻打赵国,攻下了乘丘,收回已侵夺的地盘,魏国的虚、顿丘就将求助紧急。楚国攻下南阳、九夷、侵入沛地,魏国的许、鄙陵就将求助紧急。大王所得的只是新不雅罢了,还要颠末宋、卫两国才能管辖。攻齐失败,则被赵国;攻齐成功,又会被宋、卫两国所。”魏王不听。

点击浏览: 次  发布日期:2019-08-28
  • 上一篇:屈指_词语_针言汉语
  • 下一篇:守得云开见月明?深深房A称恒大地产已完成内部
  • 
    Copyright 2019-2020 二四六免费资料大全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